中国工业APP渴望像商业领域APP那样

  天津天锻压力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锻”)是我国知名的液压机制造企业,产品销售出口到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由于产品分布广,运维人员很难第一时间到达现场,而压力机产品生产调试的特殊性,更是加大了故障检测维修的难度。不过,最近一段时间,这家企业的售后维修服务效率显著提高,客户与服务中心、服务中心与维修工程师、维修工程师与设备调试工程师、配件供应商与主机厂商、设备现场与运维中心之间的工作协同明显增强,而这要归功于前不久举行的“2018中国(天津)工业APP创新应用大赛”,天锻的“大型锻造装备远程故障协同检测”是大赛的真实场景赛内容之一。

  “2018中国(天津)工业APP创新应用大赛”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天津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中国工业技术软件化产业联盟、天津市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联合承办,旨在务实推进“百万工业APP”培育工程实施。在天津市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尹继辉的眼中,此次大赛的特点之一就是一个“实”字。“我们精心设计了从天锻、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简称中汽中心)两家企业实际需求出发的真实场景赛,带领企业现场调研、现场出题,形成的作品也是为了解决企业实际存在的问题。”他说。

  前面提到的“大型锻造装备远程故障协同检测”正是这样的实际问题。解决这样的问题并非易事,11月2日,获得真实场景赛二等奖的中科云创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周北川在大赛主论坛演讲时直言:“在做工业APP的时候我们选择做设备远程维修维护,我劝大家千万不要选这个方向,因为太不好做。”

  事实上,为如期完成“百万工业APP”的战略目标,中国工业APP正在进行一场令人瞩目的急行军。主题为“百万工业APP汇聚制造新动能”的“2018中国(天津)工业APP创新应用大赛”,无疑是整个业界都积极投身其中的范例。

  据中国工业技术软件化产业联盟理事长、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第五研究所所长陈立辉介绍,大赛作为第二届世界智能大会四大赛事之一,设置了真实场景赛和通用产品赛两类比赛项目:真实场景赛围绕天津典型行业中的真实场景应用需求开发工业APP;通用产品赛则围绕研发设计、生产制造、运维服务、经营管理等环节,重点征集现有可用的工业APP产品。8月14~15日,大赛组委会组织参赛团队对中汽中心、天锻两个场景的需求进行了现场调研。

  本次大赛报名参赛的团队来自北京、天津、武汉、深圳、长沙、广州等20多个城市,得到海尔COSMOPlat工业互联网平台、树根互联根云平台等12家企业的支持。据统计,通用产品赛共收到报名作品7487个,在通用产品赛大众投票环节中,投票总数超过33万张,访问量超过145万人次;线个。大赛网站的浏览量超过了3万,微信链接转发超过2万,相关行业受众超过20万。

  大赛举办地天津作为我国近代工业的发祥地之一,制造业基础雄厚。尹继辉表示:“通过这次大赛挖掘了很多优秀的智能科技企业,这样我们从供给和需求两侧同时发力,提升全市智能制造水平,促进智能科技产业跨越式发展。”

  的确,作为工业发达城市,天津在发展工业互联网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比如,海尔的COSMOPlat天津平台正持续开展建设,海尔波轮洗衣机互联工厂也逐步落地天津,打造海尔互联工厂在天津的样板。

  据介绍,目前海尔的COSMOPlat平台已经成为工业APP开发者的一个创新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构建了1000多个模型算法,云化软件超过100个,工业大数据超过5.5PB。“目前平台上有6000多个开发者,预计到年底会超过1万人,COSMOPlat已成为工业APP的创业创新平台。”海尔家电产业集团副总裁陈录城兴奋地说。如今的COSMOPlat平台具有多种能力,通过APP连接的设备储量超过2600万台。他强调,海尔坚持的就是“把需求侧和供给侧连接在一起”。

  据了解,平台上许多APP的开发和应用,在海尔得到了很好的实践。在海尔的十大互联工厂中,产品不入库率达到71%,即通过APP的开发和应用,企业生产的产品一开始就有确定的用户,生产线上生产的产品可以不入库,直接发到用户家里。

  让海尔欣慰的是,这些工业APP不仅应用于海尔,而且也在更多的企业得到应用。例如,与海尔同处山东的康派斯是荣成的一家房车企业,通过平台上的大规模定制全流程APP套件,康派斯实现了由智慧房车定制向智慧出行方案定制的升级。陈录城表示,通过APP,普通房车变成了智慧房车,可以和用户连接,也可以和营地连接,可以连接各类生态,包括保险和租用,等等,全部通过APP实现。据测算,通过升级,企业订单增长了62%,营地的入住率提升了20%,企业的成本下降7.3%,交付周期由35天缩短至20天,产品溢价提升了63%。更为重要的是,平台上聚集的资源越来越多,已经有超过350家房车上下游企业加入。

  据了解,COSMOPlat构建的是一个开放的生态,目前平台的发展态势非常好。“通过平台,我们服务的用户已超过3.3亿,服务的企业已超过4.2万家,连接的生态资源达390多万家,同时连接的智能终端也超过2600多万台。”陈录城希望通过COSMOPlat平台和APP的聚集,创造一个世界级的大规模定制模式。他说:“现在平台上面的定制订单量超过7000多万台,目前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大规模定制解决方案平台,我们想沿着这个方向持续发力,创造一个世界级的模式成为国家的名片,通过APP的聚集和开发成为一个世界级的物联网平台。”他特别强调,“因为这个平台是可以扩展和复制的,不仅可以用在家电行业,而且现在已经扩展到了15个行业。”

  在中国工业APP的这场急行军中,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不同的远景目标。海尔的陈录城希望COSMOPlat平台将来能够成为国家“名片”,而国家工信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司长谢少锋则希望中国工业APP取得商业领域那样的成功。“在消费领域,APP通过互联网带来的变革,在中国这块大地上创造了商业领域的奇迹,使得中国在商业领域走在了世界的前头。在工业领域,我相信工业APP的发展也会像商业领域APP的成功一样,给我们带来光明的前景。”他在致辞时满怀信心地说。

  谢少锋的话代表了中国工业APP广大从业者的心声。虽然工业领域的场景远比消费互联网的核心终端智能手机复杂,不同场景间的区别很大,产生了很多碎片化的平台,但华为云副总裁宋哲炫对工业APP的推广前景依然非常乐观,“我们看到产业界的整体,正在向平台+APP的方向转型。”他说。

  宋哲炫分析认为,开发工业APP主要面临两大挑战:一个是概念问题,很多人没有把工业APP和传统的工业软件区分开来,认为APP等于软件。实际上APP是基于一个开放的平台所做的增量创新,属于一个整体的系统,这与单一的工业软件截然不同。相比之下,前者显然能够更好地促进工业能力的提升。

  另一个挑战则是目前工业APP的开发平台多种多样,各个厂商都是基于自己的开发习惯来操作的。这样虽然能够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但由于企业多是基于原始状态开发APP,结果就是“工业APP的开发效率远远低于传统的软件开发,如果对比互联网应用,甚至是数量级上的差距,而且开发的质量也远不如互联网应用的质量高”。

  业界的担忧正是政府职能管理部门要解决的问题。谢少锋表示,要把推进工业技术软件化作为建设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的重要内容,统筹推进已有的数据、技术、知识的资源和工业领域各个层面的应用,提升企业的创新能力。同时要供需两端发力,紧密围绕先进制造业的发展需求,强化应用牵引,加强应用供需双方的变革与合作,增强工业APP技术产品研发的能力和服务支撑水平,繁荣工业互联网的应用生态。